深几许

【叶修中心】荆棘王冠 6

侑李:

肖时钦转会嘉世那天,巨大的喧嚣让附近车辆的警报声此起彼伏。他刚打开车门,几乎被迎面而来的热烈欢呼掀翻——他如惯于黑暗的猫猛然暴露在强烈灯光下,条件反射地略微皱眉眯眼,随后挣扎着展出一个既含有感激又是诧异和羞赧的微笑。回应他的是嘉世如久别重逢般的尖叫,那一度属于作为顶梁柱的斗神,而现在向着继任者顺利转移,令他在夹道簇拥的拥挤踉跄之中不由得又扶了扶镜框,板材在炽烈阳光下被烤得微微发烫。


通往萧山机场的高速路两边色彩艳丽形制混乱的乡村别墅一座座往后划过,发动机隐约连续的闷响对刘皓的心情而言无异于火上浇油,他猛地关闭了网友自发的现场直播。无疑,在陶轩和叶秋面前接连受辱,令他迁怒于肖时钦,屏幕中后者的一举一动似乎都透露着来自于雷霆战队的小家子气,令他无比鄙夷而嫉恨。


被交换转会的事实如当头棒喝,将他从成功掌权的春秋大梦中敲醒。到头来他居功自伟,以为立下汗马功劳,却被陶轩弃之如敝履。刘皓咬牙切齿,心里已走马灯似的将有关陶轩的记忆都翻了个遍。连多年前他还在训练营时陶轩那疑似瞩目的一瞥,如今看来都别有用意,都居心叵测。


这愤恨中更有另一层羞愤。一开始,孙翔来到嘉世,刘皓毫不介意:一个刚成年的小孩,哪怕脾气暴躁、心高气傲,也符合年少成名的自然现象,不足为惧;刘皓自信自己在智力上占据主动,稍加诱骗安抚,对方就可落入操控。因此他自诩不可或缺的嘉世台柱,是新任的团队大脑,却没想到被陶轩打包一脚踢开,换来了名列于四大战术大师之列的肖时钦,连刘皓引以为傲的底裤都被毫不留情地撕了个干净。他连叶秋都不服,怎么会服肖时钦?可对方公认的智力型选手身份,令他如踢铁板,有口难言。




他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局外人、一个旁观者,手里攥着的不过是最后离开时意难平之间叶秋一句轻描淡写的预言——“我觉得你正在交好运”。而嘉世与兴欣在挑战赛中的狭路相逢已是一场狗咬狗的闹剧,不论孰胜孰败都是报复快感与忿忿不平的交杂。


然而叶秋一语成谶。


肖时钦的到来没能挽救嘉世日益颓丧的姿态。对战术缺陷刻意的补充,反而加深了叶秋离开后留下的裂纹,随着它的日益扩散,垮塌的根基终于在最后一刻被孙翔所推翻并终结。曾经目中无人的天才少年,以一种妥协和认同的姿态,默然退出挑战赛决赛。这使得刘皓非但没为嘉世的败局扬眉吐气,反倒对孙翔的最终醒悟嗤之以鼻,气急败坏。


嘉世,就这样了。


曾经三连冠的荣耀赋予它的庞大身躯,是优势,也是负累。它把嘉世逼入了选择的绝境,让嘉世注定经历不起年复一年挑战赛的沉沦。


事实真相,给了嘉世此前的新闻稿一个响亮的耳光。种种证据,指向了嘉世的不仁不义和黑白颠倒,使它的声誉降低到了极点。在刘皓看来,舆论如落井下石般发酵,往胜者的方向倾斜而去。普通玩家的抗议和讨伐,顶尖职业选手们的严厉谴责一起袭来。没过多久,嘉世挂牌出售,在各大俱乐部挑选完毕后,只留下一堆冗杂的残余。而在这尸骨之上,兴欣正如其名,汲取养分茁壮成长。


一个俗套到令人作呕的标准结局: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叶秋——那个后来声称自己叫叶修的人——以一副沉痛的口吻对嘉世的残局当众诡辩,冠冕堂皇,毫不留情地将嘉世同所谓“嘉世精神”相剥离。陶轩的归陶轩,是罪有应得的落魄,沉到地心;叶修的归叶修,是曾经的孤军奋战、置之死地而后生,往高尚处升华。于是,他亲手终结粉丝心系的前东家的事实变得顺理成章。因此台下那些感动得声泪俱下的嘉世粉丝在刘皓眼里看来无知而愚蠢得可笑。他们信奉的叶修不过是人造的神像,所谓“嘉世精神”,也不过同上古传说一样,是几千年前摩西编造出来聚集人心以建国的说辞。像无数讽刺的教堂坍塌的惨案,虔心祈祷的信徒被轰然倒塌的墙壁无情杀死,却自我安慰说是天使的召唤和神的垂青——如果这就是所谓“神”的旨意,那么最残暴不仁、最虚伪不堪的则是“神”本身。


然而刘皓无从发言,自然只能眼睁睁看着叶修带着兴欣打完了第一场、第二场、第三场……他们的风格自由奔放,散中有序,一路上发挥得引人瞩目。他们的硬件那么简陋、捉襟见肘,班底小得有些可笑,内核中却跳动着一个鲜活而熟悉的、庞大的灵魂。


这个灵魂是如此有力,它以非常的幸运获得了天才新人,又以超凡的魅力聚拢了全明星级的班底。它干净、纯正、坚定,小心翼翼又意气风发,向看似疯狂而可笑的目标靠近。似乎每一个队伍都能轻易浇灭它,它却在摇摇晃晃中愈发壮大。


一个草台班子如何能令联盟警觉?如何被各路高手另眼相看?刘皓刻意绕过叶秋,却始终找不到答案。长久的噩梦重新浮出水面,绝望袭击了他。四年前他初出茅庐,叶修已功成名就,站在联盟巅峰,以至于他现在如何挣扎都是妄念与枉然。这是既成事实,因此牢不可破,他头一次憾恨自己生得太晚,也来得太晚。


他开始想,那天叶修交出一叶之秋的时候的颤抖,到底是因为交出了什么。


他不由得回忆起第六赛季时他做的那个诡异而富有象征意义的梦。梦里他在叶修的身后,向着正在冲锋的叶修肩胛骨之间拔剑而去,长剑贯穿了他的胸腔,鲜血淋漓。而第二天早上他跟叶修走进比赛间时,回想起这个梦,便不由自主地抬起眼睛,往叶修肩胛骨之间看。


叶修当时穿的那件红白配色的嘉世队服,在肩胛骨之间那个位置,印着两个字,“嘉世”。


刘皓不想细想、不敢直视,这跟直接承认叶修高人一等、摧毁他多年来立身之本没什么两样——这让他怎么甘心?




来自他人的阴影,如诅咒般跟随着他。雷霆沉浸在对肖时钦的小心怀念中,令刘皓忍无可忍,合同到到期后便即刻转会至近期蒸蒸日上的呼啸,从失意离去的方锐那里再次得到核心之位。现在,他已经和嘉世和叶修站得很远,却在第十赛季常规赛第35轮中,被那个站得很远的叶修,重新挑起了怒意。


他为唐昊的精彩发挥喝彩,紧接而来的,是叶修毫不留情的那一句:


“有这功夫,操作一下角色不好吗?”


刘皓看到这句话的一刻好像被突然拉回了嘉世,拉回了第六赛季之前。那时候叶修还是队长,刘皓还是那个嘉世训练营中的普通一员,还是那个雷打不动地位于叶修之下的副手。然后他就像曾经一样,被萦绕不去的咒语缩得很小很小。


叶秋说,你的心态似乎有些容易受外界影响。
叶秋说,你怎么抽出空余去动那些歪脑筋做多余的事。
叶秋说,你为什么不能专心一些。
——你凭什么来教育我?我轮得到你来点评?


“你阅读比赛的能力非常出色,但总是无法将注意力百分百地投入到比赛当中,你关心的事情,太多了点……”
——我在训练营的时候就知道我有多出色,可是你为什么一直刁难我、打压我?


“如果你能完全专注于比赛的话,那会打成什么样呢?”
——够了。


瞬间,暴怒和仇恨之火席卷了他,这一刻,他巴不得饮其血啖其肉。他猛砸键盘,快速操作,暗无天日凶悍地扑向君莫笑。地裂波动剑扫出,角色就着一地残骸大步迈出。唐三打以一贯的强硬一马当先,魔剑士的波动剑阵在其身边灿烂地闪烁,形成密切的配合。极度的愤怒和冲动带给了刘皓极度的专注,这场配合打得漂亮至极,堪称他本赛季最亮眼的发挥。他在单纯的愤怒和专注中越发得心应手,那些观众的目光和有关叶秋的记忆片段好像都消失不见。


直到他发现,牧师失踪了。


紧接着,愈灵者绝望地在频道内连发一串感叹号。


这失败让刘皓在呼啸以来沉寂已久的冲动猛然爆发。他主动申请了第37轮的主场首战,执意与叶修打个你死我活。他比还在嘉世训练营时更加疯狂地研究地图和战术,那是前所未有的投入,思路干净得除了对叶修的仇视别无其他。


“来吧!让我看看你这两年多有多大长进。”叶修在频道里说。
“呵呵,请老队长多多指教。”他回答。


“老队长”其实并不是刘皓一贯以来对叶修的称呼。即便是第八赛季排挤白热化的阶段,刘皓对叶修的称呼仍然是“叶哥”。他想恶心一下叶修:你以前是我的队长,现在不是;你以前很年轻,但你现在老了……你该从赛场上离开了,你为什么还不离开?你为什么还不让我出头?凭什么出头的呼风唤雨的还不是我?


如今他们的地位和身份已经和当初截然不同,但叶修那种自然而然的高高在上、笃定和说教,为什么还和六年前自己在嘉世训练营里的时候一模一样?


长进?
就让你知道我的长进。


手上的地图是刘皓珍藏研究好久的必杀,上面各种布置之间的距离极其适合魔剑士的技能发挥。他处心积虑,在这张图上埋下了很多伏笔,设计了很多种战术,每一种都极尽凶险狡诈之能事,闪着他多年来引以为豪的智谋和思考的能力。他曾练习数次,每一个操作都是魔剑士发挥的极致,力图将叶修的任何不慎相应地抓住并解决。


在嘉世时你不是看不见吗?好,我要让你看清楚。


你看清楚,我有多优秀。
你看清楚,你已经老了。
你看清楚,我能打败你。


正是因为抱着这样的心态,比赛中被击败时,刘皓几乎疯了,那些毅力、强硬和坚定,在此时轰然垮塌,再次被种种杂念和妄想所吞没。他崩溃般地冲着比赛间里的电脑屏幕怒吼,一刹那,许多记忆潮水般涌入:还是在嘉世,还是很久之前他们地位天差地别的时候,叶修淡漠疏离的笑,叶修面无表情的怒,叶修低头看着苏沐橙屏幕时的眉眼,叶修被簇拥在老队员之间的身影,叶修笑得迎着阳光露出来的那一排牙齿,叶修漫不经心的语音语调,叶修在训练营学员们身后作指导时的站姿。叶修说,你过来,跟我打一局。


刻骨的恨意和恐惧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为什么,为什么叶修还是那副高高在上不可战胜的模样,他明明已经老了!


——我明明已经……尽全力了。




惶恐,让刘皓在团队赛中被苏沐橙针对性地猛攻时,脑子越来越恍惚。


苏沐橙以作为辅助者的全面策应闻名,如此主动而不计后果的疯狂强攻,几乎称得上古怪。若稍加推测,嘉世昔日恩怨不难浮出水面。被揭露的恐惧和巨大的羞耻带来的灼烧感令刘皓顾此失彼,手足无措。乱麻般的应付之中,只见苏沐橙愈战愈勇。隔音效果极好的耳机中,传达的各种游戏音效明明已经震耳欲聋,却压不住刘皓脑内愈演愈烈的杂念——那些观众席上嘲笑的、恍然大悟的、鄙夷的交头接耳。现在解说在猜测吗?观众会怎么看?那个曾经一度被他所害的叶修……会因为大仇已报而感到高兴吗?还是和往日一样视若无睹,只当他是一个普通选手、一个路人……


量子炮蓄力完毕,发出沉重的音效,伴随着刺眼的光芒。刘皓浑身一个激灵,却已经清醒得太晚。随后,是尖啸的悬磁炮,是卷起一阵狂风让灰尘遮蔽了视野的飓风炮,再然后,蘑菇云伴着燃烧的烈焰升起,幽蓝的巨大光束从天而降……


这种全力倾泻的重火力,似曾相识。六年前那个晚上,嘉世迎来三连冠,送走了副队长吴雪峰。友谊赛上首次亮相的苏沐橙就是这样站在叶修的一叶之秋身边,在短暂的示弱之后用灿烂的炮火将对战的另一方淋了个遍。那时候苏沐橙的技术远不及现在熟练,而现在她可以直接跳过那段示弱,堆砌出三线交叉变化的火力线,上演一出绝不间断的压制。


“我可不像某人一样舍不得浪费时间在意你做过的那些龌龊事,我很介意的。”苏沐橙的微笑前所未有的冷,她丢下这一句话,将刘皓的手晾在半空中,转身离开了。


刘皓的脑子在疯狂地运转。他似乎先失了聪,然后失了智。被迎头一击的呆立之中,那些与当前无关的片段,又一窝蜂重新返回。而那些片段大多是叶修的散人君莫笑,装备打扮花花绿绿的角色,抄着那把不停变幻的千机伞,在他的眼前高速地走位攻击,乱上加乱,再加乱。


他突然觉得头晕恶心,耳鸣喧嚣得让他听不见场馆内的任何声音。


众目睽睽之下,他一头栽倒下去。




TBC

评论

热度(621)

  1. 深几许侑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