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几许

【叶修中心】荆棘王冠 2

侑李:

事与愿违,就在第二天,苏沐橙便从训练营撤离,加入了正式队员的行列。连交手都成了奢望,更遑论报仇雪恨。刘皓登陆微博,首页全是各路顶尖大神的动态资讯。猝不及防地,他在其中捕捉到了“苏沐橙”三个大字——在一篇《电竞之家》的专题报道封面图上,苏沐橙头戴枪炮师的目镜甜甜微笑。热门评论配合地花痴,一排爱心表情刺眼地闪烁。


苏沐橙是个纯天然美人,坊间有传言,她于某天放学路上,被星探锲而不舍地追了好几条街,而某有名的偶像剧导演在筹备一部新剧前曾为她三顾茅庐。这样的消息自然无从证实,因其半真半假,反倒坐实了几分,因此在文中作为小小爆料一笔带过,激发了热议。这一春秋笔法所蕴含的狡黠似曾相识,刘皓不屑而不忿地回忆起陶轩在俱乐部里的大步流星。编辑截取了苏沐橙的官网宣传照的一部分,她的五官即便放大到这种程度也毫无瑕疵,仿佛是上述传言的有力注解和证据。


刘皓怀着一半的不忿和另一半恶毒的期待,潦草翻了几页评论。大肆夸耀的有,唱衰的也有,却没人说中他的心事:苏沐橙,一个徒有外表毫无战绩的新人,名字居然能跟叶秋韩文清这样的顶尖大神平起平坐?


他好像短时间内被打败了两次,而对方胜之不武,武器仅仅是相貌和性别。就算此前在竞技场惨败,刘皓也从来没服过。他在心中痛骂苏沐橙投机取巧,又痛骂陶轩偷奸耍滑,是个只懂用歪门邪道钻营的小人。叶秋说过,实力决定一切;长得漂亮,对手就不打她了吗?


他明面上振振有词,暗地里却发怵。自从走道里无意间偷听吵架被发现,刘皓总疑心陶轩对他怀有非常的戒备。某一次他撞见从会议室出来的陶轩,对方与资方谈笑风生,同时潦草地应付途径种种人员的问好,唯独在撞见他的时候投以别样的短暂瞩目。说起来他不过是一个青训营里自费参加的后备人员,理论上讲就算再资质出众,也不应该被战队老板所另眼相看。刘皓莫名地心惊胆战,却与面对叶秋时那种嫉妒与不甘杂糅的畏惧不同,而是面对更为老练成熟的同类威胁时的恐慌。


刘皓一拳打在枕头上,彻夜难眠。


第二天,告别会在萧山体育馆如期举行。不久前,嘉世宣布将与联盟方和几家俱乐部合作,打一个友谊赛,为原副队长吴雪峰饯别。告别会不过是幌子,苏沐橙登场才是重头。嘉世作为三连冠的强队,新动向自然格外惹人关注。对此,陶轩一早就安排造势,有人猜测,目前状况最好商业合作却几乎空白的嘉世,看来是打定主意造出一个女神来席卷商场。


陶轩看起来确有此意。就在告别会前一天,苏沐橙的额角上突然冒了颗青春痘,他为此闹得鸡飞狗跳,听说还借题发挥跟叶秋吵了一架,激烈程度比刘皓上次偷听到的那场只高不低。




场馆内一片漆黑,唯有几束光落下来,汇聚在苏沐橙身上。她一袭秀发,映出一个亮堂光圈,身上队服原本的颜色在暖光照射下反倒不大明晰。这一刻,她是全场当仁不让的焦点。


大屏幕上,女枪炮师扛着崭新的银武威风凛凛。沐雨橙风的脸蛋是根据苏沐橙本人捏出来的,它单眼眨了一下,向观众抬了抬肩上的武器,又挥挥另一只手。苏沐橙在屏幕底下做出同样的动作,笑容比角色更灿烂几分。观众们掌声如潮,夹杂着此起彼伏的口哨。


就在这时,刘皓听到身后几个人在讲话。大概是因为馆内人声鼎沸,也没有刻意压着声音。


“……苏妹子就怒了,对我们吼了一句。我从来都没见过她生气,就吓了一跳。然后她就跑出去了,给老板说要剪齐刘海,声音还挺大的,我们在里面都听得见。”陈夜辉神色神秘地说,向舞台上挤了挤眼睛。


表演赛正要开始,苏沐橙与嘉世正式队员们并排站立。她面色如常,跟前几天最大的区别就是脑门前的齐刘海。


“齐刘海不是队长说的嘛。”听众之一说道。


“对,”陈夜辉说,“当时陶老板叫化妆师到时候给她粉打厚点,队长说对皮肤不好,剪个齐刘海挡挡就行了。陶老板就这么跟队长吵起来的。他说,苏妹子的形象海报都发出去好久了,都没刘海的,突然改形象怎么行。队长觉得这是小事,陶老板骂他懂个屁。估计是我给贺铭他们讲的时候,苏妹子坐旁边听见了。”


另一个人啧了啧嘴:“苏妹子这么一掺和,那老板不又得跟秋神吵起来。”


“这倒没有。陶老板当时挺吃惊的,可能是以为队长私下撺掇的吧,就去瞪他。结果队长跟吴副也是一脸懵逼,就没骂什么。陶老板当时也想不到是这么回事。”


“他怎么说?”


“还怎么说,没答应呗,让苏妹子再观察观察。结果苏妹子抹了吴副买回来的那个霜,痘还是没消。晚上理发店快下班了陶老板才同意的。”


“……折腾了半天,还不是跟秋神一开始说的一样。”有个人笑得有点讥讽。


“可不是嘛,”陈夜辉也笑,语气里满是敬佩,“队长毕竟是斗神,早就看穿了。”




一叶之秋于出生点刷新,观众席上顿时爆发出欢呼。为避免争议,友谊赛采取了与正规比赛完全不同的赛制,意在娱乐大众,又绵里藏针。游戏之后,这一环节是一个简配版团队赛,二对二不带治疗。嘉世以叶秋和苏沐橙打头阵,对手则是霸图的韩文清和季冷。


韩文清是叶秋多年对手,两队又在前三赛季中结怨已久,因此整个场馆都沸腾起来。不消说,这是由双方高层安排的一场狭路相逢,也是苏沐橙的主要秀场。刘皓认定他们在抽签环节做了手脚。


如今他对苏沐橙抱有最大限度的鄙夷,因此对她的出场时机嗤之以鼻。尽管他心知肚明,这多半出自精明如陶轩的授意:在这关键亮相上,她既必须在技术上一鸣惊人,又必须立于不败之地。若是敢和韩文清以一对一,刘皓倒无话可说;如今同叶秋一起在二对二比赛中登场,摆明了要偷乘叶秋东风。


最发起进攻的是韩文清,作风强硬的霸图队长向来不爱拐弯抹角,一个猛冲,后接拳法家60级大招伏虎腾翔。这记大招在发动过程中的爆发式移动,配合上前几步速度不一的快跑,很容易干扰对手对时间的判断。


大漠孤烟的双脚踏中一叶之秋的手臂,叶秋一个流畅的受身操作,借这一脚的趋势往后一翻,从韩文清攻击范围中脱出。季冷挥动武器,紧接就是一记割喉,要补刀。割喉不算是刺客的高级技能,但这个低级技能的伤害奇大。


一声炮响,沐雨橙风出现在大屏幕上,她手臂扬起,使出一个BBQ。一叶之秋乘机转麾,直指季冷。嘉世的主要攻击目标赫然是场上最不起眼的刺客季冷。


开场寥寥数秒,场上四人皆以交换过技能,说是快节奏的战斗毫不为过。韩文清早已预见叶秋脱身,瞬间变拳为脚,并未改变攻击对象,往一叶之秋紧跟而去。后者则毫不含糊地甩出圆舞棍,扫向背后的大漠孤烟。圆舞棍能够无视对方的受身操作使得强制倒地,超过一百八十度更是伤害加成,韩文清不得不躲,乘势以鹰踏跃起,而一叶之秋也同时释放出一个上挑效果的天击。


战况似乎一下子就变得很明朗。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难分你我,沐雨橙风和季冷兀自打成一团。


顶尖高手之间一对一,新人之间一对一,战术是这样的吗?


沐雨橙风被季冷纠缠着,对方虽说不上技术惊人,但好在基础格外扎实。相较之下,苏沐橙好像总是顾忌着什么,出现了多次使用技能上的判断失误。要不是出的技能判定总是低,要不然干脆没出招。


解说连连摇头:“女选手果然还是太优柔了。”


身边的男生哀叹一声倒在椅子上,背后的嘉世粉丝怨声载道。


“怎么回事?”他假意问,“苏沐橙平时打JJC不这样啊?”


“谁知道,还是紧张吧。”


“这可是首秀啊。”刘皓意有所指地强调,一边往前排选手席看过去。吴雪峰坐在那里,凝神看着大屏幕,倒是巍然不动。


“老板不得疯了?”


刘皓掩在黑暗里满意地朝接茬的人一瞥。对方语气不屑,眼神焦虑,倒和他心思大不相同。刘皓有意无意地忽视了这一点。


“要最大可能地保证胜利,让苏沐橙去单挑季冷确实是把握最大的。不然她能干嘛?打韩文清吗?一队就两个人,二对一,剩下的一个又不是站桩的。”刘皓说。


“也是,要是这里输了,比表现不好还打击人心,获胜是起码的要求。”


两场战斗随着攻击节奏加快,之间距离越拉越远。眼看一边即将移出视野,镜头切换,瞄准了观赏性更强的斗神与拳皇的激战。


却邪的残影宛如一条腾飞的恶龙,战斗法师的60级大招怒龙穿心破直指大漠孤烟心口,而对方不退反进,钢筋铁骨如屏障般迅速开启,接角色双手切出,摆成一个交叉的姿势,迎难而上。拳法师的拆挡技,空手入白刃。一拆一挡。前者招架破势,后者乘胜追击。它的特殊之处在于,只要成功格挡下对手的攻击,就能强制达成反击。


眼前一叶之秋所使用的怒龙穿心,是目前最高等级的大招。所谓大招,伤害大,判定强,自然冷却时间更长,收招时间更长。大漠孤烟的快速前冲,让叶秋没有足够的取消技能的时间,眼看就只能被拳法师后续的强制反击打中。如果只是拆挡技自带的反击还好说,问题是韩文清必然会趁此机会追加连击,以他的实力,足够反客为主。在这顶尖高手的对决中,选手锱铢必较,每一次占优都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嘉世不可能不对此时的劣势无动于衷。


刘皓见场上局势骤变,下意识又看向了吴雪峰。如果在场的是他的气功师,那么很容易给出一个念气波,将一叶之秋保护进去。可是,吴雪峰正坐在场下,右手抓着扶手,骨节十分清晰——看起来似乎也正为一叶之秋的境遇而忐忑。


观众已有人按捺不住,向前探身。一叶之秋怒龙穿心被强制解除,而余威尚在。荣耀的武打系统为营造真实体验,在范围内充分模拟现实的物理世界。惯性闯了祸,短短一秒之内,一叶之秋正无可挽回地扑向大漠孤烟的志在必得且布置周全的圈套。


然而——三声炮响。


反坦克炮鱼贯而出,苏沐橙调转炮口,一炮击退了韩文清的前冲,剩下两炮从她自己身边送飞了一直纠缠着她的季冷。


“押枪!”解说惊叹,“非常熟练的操作!即便枪炮押枪的难度低于手枪,但完成度如此高、控制程度如此好,也值得惊叹了。管指导你觉得呢?”


“时机捕捉得非常好,这位选手有很完备的配合意识,对新人来说真是难能可贵啊。”


“哈哈,”解说之一适时笑道,在刘皓听来格外刺耳,“可以说不愧是叶神的人么?”


韩文清的钢筋铁骨正在CD中,不得已硬抗下了一炮的攻击。就是这么一顿,原本卡得刚好的时间给了叶秋缓冲的机会,叶秋当机立断,蓄势已久的招数与此同时瞬间爆发,此情此景,大概只能以默契非凡来解释。来不及收招的人顿时变成了大漠孤烟。


顿时,各自一对一的局面被打破,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一近一远,同时向大漠孤烟出手。


“醉翁之意不在酒!”解说道,“嘉世二人佯攻季冷,目的其实是击杀大漠孤烟!”


枪炮师身轻如燕,炮火覆盖全场,迅速拉开安全距离。导播随之放大视野,季冷正快速奔向主战场,期望对一叶之秋的大开杀戒加以干扰。然而,还未赶到,沐雨橙风乘着后坐力飞向季冷前进方向的正对面,与缠斗中的顶尖大神和奔跑中的他三点一线。黑洞洞的炮口从天而降。


大屏幕中溅起漫天火光。


熊熊燃烧的飞弹降下,笼罩了大漠孤烟,然后逼退了季冷。


远远没有结束。苏沐橙小心谨慎的技能使用一度被误会为“女选手的软弱”,在此时显示出了其残酷真相。一瞬间,重火力向着大漠孤烟倾泻,火力线出于所有人意料地突然暴涨,大量光效混合着飞溅的血花把大漠孤烟裹了个严严实实。一叶之秋凭借伤害豁免,见缝插针,不断补刀,将对方限制在炮火笼罩之下。


如果此时大漠孤烟的面前只有沐雨橙风,那么按照韩文清顶尖大神的能力,从其中脱身是算不上困难的,偏偏在他身边的是叶秋。平时两人一对一就够恼火了,能别提加上苏沐橙持续的重火力袭击。斗神时而补刀,时而痛殴不得不上前挣扎的季冷。对比嘉世的默契配合,霸图的配合显得极其简陋,此时更近乎于被拆散——大漠孤烟和季冷的血线飞快下降,一叶之秋的血量和下降速率其次,沐雨橙风则纹丝不动:68%。


“对韩文清的主攻手是苏沐橙……是苏沐橙!”解说歇斯底里,“大家看,主导攻击的并不是一叶之秋,而是苏沐橙!斗神正在对季冷发动袭击……季冷扛不住的……是的,是的,结束了,一叶之秋击毙了季冷!”


沐雨橙风和一叶之秋顿时同时转向大漠孤烟。以一种近乎悠闲的血量交换,双方的速率达到动态平衡,区别在于,大漠孤烟21%,一叶之秋48%。


“就打个友谊赛,”叶秋刷出垃圾话,“用力过猛,小心伤手。”


仿佛一声令下,占据体育馆大半江山的嘉世粉丝席顿时得意洋洋起来,此前焦灼一扫而空。


热火朝天的尖叫中解说之一还在疯狂叫喊: “大家应该都记得第二赛季的总决赛,叶秋曾经公开宣称韩文清身边缺少有力的帮手,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我们注意到,内部频道里,叶秋和苏沐橙一直没有任何文字信息交流。这是一种新的战术组合,战斗法师和枪炮师,他们的默契,我们将在下个赛季的比赛中继续见证。”


“嘉世用行动告诉我们,三连冠之后,他们的总冠军征程并未结束!”


粉丝的尖叫几乎掀翻了屋顶。这场盛大而具有戏剧性的诀别,终于送走了嘉世粉丝心中对于原副队长退役的最后一点阴霾,而才貌兼备的苏沐橙成为希望,取而代之。


“嘉世!嘉世!嘉世!”


这时候,不知是谁开了个头,呼喊从观众席后方传来,声势如滚雪球般越来越大。刘皓身边刚才挤在一起讲话的人纷纷站起来,热烈地大吼着加入了队伍。


场馆里的气氛突然变得更加难以忍受了。刘皓跟着叫了两声,就找了个借口溜出了体育馆。




赛后的夜晚,最亮堂的是烧烤摊用几根电线挂起来的灯泡。暖黄的灯光下,一群青少年躲在店内冷气出风口的滚滚白烟之下,撩起汗衫下摆,醉醺醺地举杯相庆:“我要走上人生巅峰,拿到三连冠,摆平韩文清!”


“你呢?”旁边的人用手肘撞了撞刘皓。


被桌上的人瞩目,他立刻装作状况内,实则暗地里觑着门外。叶秋穿了一件普通的白色体恤,隔着半透明泛黄的塑料帘子,糊成了一个幽灵似的白影。那人影突然起身,凑到门帘前。近了——刘皓猛地避开目光,按捺住唯恐被人发现的强烈在意,专注地凝视着桌子对面的同期生。


叶秋拉开了塑料帘子,喊道:“老板你这有没有花露水啊?”


“你们就知道拿我喂蚊子,有没有点队友情?”赵子霖在外面嚷嚷。


“队友情,跟你?”


吴雪峰就笑了。


叶秋一露面,室内所有嘉世新人本着崇敬和憧憬便一齐转向了他。刘皓见机立即混在人群中,随众人予以瞩目——那人穿了条宽松的大裤衩,头发稍微有点乱,也许是一星半点的京腔加成,跟老板唠起嗑来有种自然而然的热络。


他记住了,然后看似毫不在意地先一步收回了目光。从余光里,他见到那个身影从门口离开了。


“我?”刘皓举起酒杯。壮志豪情对竞争对手而言是一种激将,刘皓巴不得眼前所有人在日后继续喝着酒做白日梦,便刻意用平常腔调,接过上一个安全无虞的梗道:“我也想摆平韩文清。”


同一个梗用了两次,这次笑的人零零星星,索然无味地转移到了下一个身上。


“喂,你呢?说你呢。”


那人有些醉了:“我要成为全职业圈本职最强!”


一个人不怀好意地故意发问:“你什么职业啊?”


“战法!”


“那最强战法还轮得到你?”


“话不能这么说嘛,”发问的人唱起了红脸,故作大度地把喝醉的人往身边一揽,“要是人家真是奔着斗神去的呢?”


一帮人先是发出了不以为然的嘘声,随后又有几个格外促狭的带起了一阵起哄。


“先给未来的斗神敬一杯!”


“嘘,低调,”有人敲敲桌子,“叶神在呢。”


同期生们哄堂大笑。


“志向很远大啊,年轻人就该这样。”


突然有人说道。


“副队!”


一个新人条件反射要站起来。


“怎么还叫副队?”


吴雪峰笑道,往他们这桌旁随便一坐,恰好在刘皓身边。


区别于一群满身汗臭的T恤宅男,吴雪峰将在第二天离开,显出退役前夕回归正轨的前兆,干净整洁,像一股颇为清爽的风。他落座,颇为感慨地往四周打量了一番。都是训练营里的新人,他并不熟悉,因此目光如蜻蜓点水,迅速从刘皓身上掠过了,比叶秋和陶轩都更干脆。刘皓想,比起作为人,他们在吴雪峰眼里更类似欣欣向荣的韭菜。


“这就是你们进入职业圈的最后一瓶酒了,”他半开玩笑道,“今后别喝了,被叶秋看见了就等着被罚吧。”


“为什么?”


“酒精会导致反应速度下降,长期酗酒,影响竞技状态。”


“怎么罚啊?”


“轻则加练写检讨,重则禁赛。”


“叶神这么严啊?”


“今后慢慢体会吧。”


他含笑道,故意显示出几分过来人的神秘和怀念,竟被刘皓生生听出了几分属于职业圈另一个层次的卖弄。这是联盟一线选手的层次,即便谈论的是队内惩罚,对新人而言也是奢望。在座数人果不其然生起一副羡慕而向往的神情。


刘皓往斜前方短暂一瞥,叶秋正和下任副队长赵子霖勾肩搭背地啃着鸡翅,然后被什么话逗乐了似的,跟一行人一块笑得整张桌子都在晃。


鬼使神差地,他一眼又看见了苏沐橙。她坐在一侧,大概是应广告所需形象的要求,怕长胖,因此嗑瓜子过瘾,时不时冒出一连串柔和悦耳如银铃的笑声——那句话怎么说的?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这时,叶秋突然转过脸来说了什么,她点点头,不一会儿一罐椰奶被招到她跟前。他自然而然地伸过手去把拉环打开了,于喧闹中有格外响亮的“砰”的一声。


像阀门应声而开了。刘皓无端想起几次偶遇陶轩时对方那大步流星的步伐,又想起方才友谊赛上黑暗中苏沐橙头上映出来的一个光环,她面对韩文清的首秀大获全胜。瞬间,以一种醍醐灌顶的惊异和茫然,上涌的血液让他不顾一切,触电般朝他一直不予忤视的人看过去。自然,这一投机取巧的决定授意自陶轩,而实际赛场上的安排策划者是谁?不会是初出茅庐、岁月静好的小姑娘苏沐橙,更不是毫无荣耀战术素养的商人陶轩。


刘皓的四周喧腾着,挤着一群庸才毫无自觉的叫嚣,一面野心勃勃地为未来而摩拳擦掌,一面拍着桌子放纵地灌下“进入职业圈的最后一瓶酒”。他猛地推开手边的酒杯,一阵荒谬的厌恶卷上来。


是那个总是——对他们、对他——高高在上的斗神,叶秋。




TBC

评论

热度(706)

  1. 深几许侑李 转载了此文字